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我们来讲道理吧!》。

华华凤道:为什么?段玉叹道;钓鱼的人,往往反面会被鱼钓走”第三个问题是:“他们后来的下落如何?”“到了中土后,他

逍遙谷結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,孟之洲背著雙手舉目遠眺,有“圣門仙童”之稱的首徒宋璽白衣飄飄站在他身后。

“師尊,你說這結界有些奇怪,恕弟子眼拙,觀望了許久,卻也不見端倪。”宋璽輕聲說道。

孟之洲也不答話,武者都能調用天地靈氣為一個空間地界布下結界,但是手法皆有不同,他只是看這結界手法有些熟悉,就在想會不會是那人?于是故意放出靈識窺探結界之內,好引谷內之人出來見上一見。宋璽見孟之洲半晌沒有答話,又繼續說道:“那日結界之內那人渡劫,陣勢之大,尋常修行者可是造不出這般大的動靜。”說著說著,宋璽自嘲的笑了笑,繼續說道:“弟子當年在突破空冥境之時遭遇的天劫也不曾有這般猛烈。也不知那人成功沒有?”

孟之洲聽他說完,這才笑著反問道:“怎么,這便有些氣餒了?”宋璽低著頭不說話,孟之洲于是接著說道:“武者修行,不可因為旁人而失了道心。人各有天命,而修行,不就是逆天改命以窺天道嗎?旁人進境,與你何干?切記莫要妄自菲薄。”

宋璽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,似是有所領悟,拱手行禮道:“謝師尊警醒,弟子記下了。”孟之洲點點頭,又道:“你是天圣門歷代以來,能在天賦之上比肩你大師伯的人,三年之后的武道大會,便是你接下天圣門未來大旗之時。”

宋璽沒見過梅三弄,自然知道他的傳說,對這位素未謀面的大師伯,心中也是敬佩不已,一怒為紅顏,十步殺一人,那該是怎樣的瀟灑風流?可惜最后卻命如紙薄,英年早逝。天圣門也因此一直被戰神宮和小光明圣地聯手打壓,若不是還有個當朝為國師的師叔蕭子衿,怕是早被其他宗門給吃得只剩骨頭。三年之后的武道大會自己如果能代表天圣門奪魁,那天圣門便可以重拾榮耀。他有這樣的自信,因為他是宋璽。

孟之洲自然不知曉宋璽的想法,就在兩人皆無言之時,孟之洲瞳孔猛然一縮,沉聲說了句:“來了。”宋璽急忙抬頭,見結界之內有強大的靈識穿過,朝他和師尊二人的方向襲來,好強大的靈識攻擊,對方這分明是在威懾靠近結界之人。宋璽冷哼一聲,一躍而起,身形如鷹隼一般凌空而立,手一抖,水墨紙扇順勢打開,扇中的水墨畫竟是騰升而起,在宋璽身后形成一個高幾十丈的儒生虛影,宋璽一手在胸前結印,最后并攏兩指猛然斜向下一刺,“丹青圣吟,破!”,剎那間傳來漫天的喃喃讀書聲,只見那虛影抬起一只巨大的手掌,隨著宋璽手指的方向拍下去。“轟——”的一聲,宋璽落在地上,未見異樣,只是后退了幾步。抬頭向結界望去,結界卻絲毫不動。對方實力深不可測,卻無傷人之意,宋璽眼神一凜,心中不禁疑惑。

正要上前再行試探,孟之洲對他擺了擺手,宋璽才作罷,慢慢退了回去。孟之洲向前一步,抱拳朗聲道:“這位道友,我們師徒二人無意叨擾,只是閣下布結界所施手法頗為熟悉,方才在此放出靈識,只為與閣下見上一面。若有冒犯之處,還望閣下海涵。”

梅三弄站在結界之內,心中五味雜陳。剛才那白衣少年所用的功法分明就是天圣門獨門秘籍——“丹青圣吟”,也是自己三師弟孟之洲所練的功法,正想著是不是師弟的后人來訪,匆忙撤回靈識攻擊,以免誤傷那少年。可轉眼便聽見孟之洲的聲音從那處傳來,心中五味雜陳,五十年了,師弟的聲音仍舊不見多少改變。孟之洲貴為天圣門如今的掌教,理應不會隨意出門遠游,來到這寧國邊界,想必是那碧宵宮的陰無極等人走漏了什么風聲,才會引他來此。故人相見,卻要隔著這模糊的結界,梅三弄心中不免悲涼。

結界之內的人沒有答話,孟之洲沉吟片刻,突然哽咽道:“里面是否是大師兄?”宋璽聽聞此言,心中頓時驚濤駭浪,一臉震驚的看了看師尊,師尊突然淚流滿面,渾身顫顫巍巍,情難自已。自己那大師伯,不是早就已經隕落了嗎?怎么會還在這世上,又怎么會出現在此處。又想到這一路師尊心事重重,心中那猜想也確認了七七八八,想必是師尊收到什么可靠的消息,才和自己匆忙趕到這里尋找。

梅三弄重重嘆了一口氣,伸手向前一拂便打開了結界,澀聲道:“進來吧。”孟之洲不想真的是自己那幾十年未見的師兄,聽見聲音傳來,結界打開,便顧不得言語直接沖進了結界之內。

宋璽跟著孟之洲穿過結界,飛到逍遙谷山門前的廣場之上,抬頭看去,上面階梯之上站著一個頭發花白但面若中年的男子,一襲輕紗白衣,寬p>2170年2月4日,洛克希死了,他的躯体和斯蒂文的一样,并排悬挂到了飞船外壳上。

在他们两个的旁边,小野鸣晨的尸体已经提前挂在了上面,他比洛克希死的早,也死的憋屈。

在一个小时之前,刚刚曝出洛克希被列入追捕对象的时候,小野鸣晨就紧张得不得了。

因为肖恩知道他和洛克希关系匪浅,如果洛克希被抓,他肯定也跑不了。

所以他立刻发消息向马丁求救,请求他立刻发动军事政变!

马丁却沉稳异常:“再等等,还欠缺一点火候。”

小野鸣晨怒骂:“八嘎!再等我就凉了!如果我被抓去,暴露了隐修会的一切,你可不要怪我!”

马丁却淡然一笑:“你说出这句话,就已经表明了态度,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”

小野鸣晨沉默了几秒钟,忽然问了个不太相关的问题:“辣酱是你派人杀的,对不对?”

马丁眯着眼:“这种时候,你还有闲情逸致关心一个死人?”

小野鸣晨怒气冲冲,大吼大叫:“回答我!是还是不是?”

马丁看他生气的模样,大概猜到他和辣酱之间可能有点不一般的友情,于是辩解了句:“是又怎样,他处处跟我们做对,害死了斯蒂文,这个仇难道不能报?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小野鸣晨第一次没有鞠躬等待马丁先切断通话。

他在刚才已经做了决定,要去向肖恩·泰勒讲明一切,把他所知道的所有情况举报出来,包括马丁现在的伪装身份,包括隐修会的联络方式。

当然,直到这一刻,他还是有所保留的,没打算牵连其他人,因为他觉得这是他和马丁之间的恩怨。

然而他并没能走出门去,一条十厘米长,蜈蚣样的机器人突然爬上了他的脚面。

那东西猛然放电,强烈的电流立刻让小野鸣晨的电池短路,身体僵直系统重启。

“蜈蚣”没有放过这个机会,快速爬上小野鸣晨的身体,依次攻击了他的中枢传输系统、动力系统、意识核和视觉缓存系统等。

一对小钳子犀利无比,就连层层保护的意识核外壳都剪碎了,它钻进去一通搅和,小野鸣晨就死透了。

处理完一切之后,这小东西找个地缝钻走,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。

警察们这时候才想起,既然洛克希可能是隐修会成员,那小野鸣晨也得抓来审问一番啊!

他们都行动还是很迅速的,大部队与洛克希在地下裂缝中周旋时,另一队人也包围了小野鸣晨的寓所。

他们担心会像抓捕洛克希一样引来剧烈的反抗,所以不敢贸然进入,而是调取卫星探测侦查。

系统侦测到对方就在房间里,姿势怪异好像死了。

警察们壮着胆子进入寓所,果然只得到了一具死尸。

他们万般无奈回去复命,这直接导致了后面的弟兄抬来洛克希时,肖恩的暴怒。

一日之间死了两个区长,2区和7区的民众纷纷出来抗议了。

基地里风声鹤唳人人自危,因为洛克希是大官,连他这样的人都随时殒命,这世道不太平啊。

过去的两年里,小野鸣晨和洛克希都是比较好的执政者,颇受民众爱戴,现在因为一个“莫须有”的罪名被杀死,大家能不心寒和声援嘛。

这当然是马丁安排人挑唆的,他的目的很明确,继续激化矛盾,逼迫肖恩做出更加不理智的行为,最后把火星基地的政权拱手让出。

小野鸣晨提议暴动,那是下下策,不到万不得已,不到自己的性命堪忧,马丁是断然不愿发动的,因为他发动叛乱师出无名,很难得到民心,这一点在过去的几次试探中已经证实了,当自己遇到危险时,乌合之众们很少有舍命追随的。

所以他要等,等矛盾一步步激化,民众不得不选出一个领袖的时候才行动。

这一次民众的示威规模远超之前,2区和7区是工业重镇,加起来足有五六千人,他们从四面八方跑来,手挽手排成方阵,朝着停泊在基地不远处的曙光女神号前进。

马丁注意到,有些人藏在人群里,手里拿这枪械、棍棒等武器。

这次非同寻常,如果肖恩再像之前那样,使用警察队伍蛮横冲杀驱赶,恐怕不用马丁出手,曙光女神号就得入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。

这就是马丁苦苦等待的机会,只要这时候发动军变,不但能杀死肖恩,还能收获人心!

一丝熟悉的气息,传入鼻间,这是破星之路?下一刻,二名神色慌张的修士,从沈深的神识边缘掠过,沈深彻底放松了下来。

无论这是什么地方,只要有人,就可以了。

身影再次一动,沈深一步落到了地上,这才喘了一口气。在高。這也是一股難以估量的勢力,最為重要的是這里還有著許多妖王。

這些妖王實力,雖然高低不一,參差不平,卻也已經突破了妖獸的界限,不僅有了高超的智慧,還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控制欲望,也別是這些年下來,妖王們已經把東南部的勢力分割開來,紛紛建立起......

——小马为什么不在?——是不在很远,简直就像是充军一样,然而,陆小凤怎么还不出来?一定顶老人走人跨院,怀抱麻袋,端坐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我们来讲道理吧!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练习册之弹丸论破2

罗霸道

练习册之弹丸论破2

一路向南

练习册之弹丸论破2

夏日香槟

练习册之弹丸论破2

幻梦猎人

练习册之弹丸论破2

大白佑雨

练习册之弹丸论破2

红了